五月天里寂寞的是人心

推荐人:待我长发及腰 来源: 网友推荐 时间: 2015-05-20 11:39 阅读: 次
  五月天里,春天随着落花走了,夏天披着一身大红连衣裙依着暖风热情迎来。温雅清幽的四月花香扩散了十里,也禁不住淡了,虫、蛙、蝉都还在为接下来的大合唱温润着嗓子。这个时节或许是最寂寞的。

  傍晚的乡间,一条幽静小道,两侧错杂着不知年岁不分种类的树,这里就是白天也是相当阴森森的。月光透过树叶零碎的点缀在小道的沙石上,或恰巧泻在一颗透明的石粒上,会晶光莹莹,像极了哪个贪恋乡水之情的美妇遗失的珍珠耳坠。昏暗的天,幽静的夜,平静得连风也不愿打搅,或许只有远处灯火阑珊下为取悦家主获取食物的小狗不解风情,汪汪的卖着萌。届时月光也温暖了几许,沙石小道也光明了几分。忍不住的我就想融入它的世界。

  这条小道,这个时间,只有这样的一个我,踱着步伐,静静的体会这片天地。好像它就只属于我,我就是世界的中心,思想和心境在这里燃起火花。我钟爱静,享受独处。独处时可以什么都做,什么都不做,什么都想,什么都不想,随心所欲。不用去烦心白天里与别人处理好关系,不用理会别人会因为你古怪的动作而怎样看你,也不用像在繁乱的世界里,一定要做某些事,一定要说某些话,一定要学着适应某些人。迈起步伐,伴着一束束调皮穿过林叶跳动在我身上的月光静好的享受乡间夜景。

  这条静美的小道尽头是一片废弃的老房屋。更准确的描述应该说是没人住但保存完好的青砖红瓦房。可以说是一片房屋,也可以说是一幢房楼,因为房子是十几家连在一起,不知道是为了节省材料,还是十几人家关系都好的不行,连连合合,远观就好像一大财主的豪家大院,或许在“大土豪分田地”那会儿受过些尴尬事吧!这片房屋分摊到十几家就显得寒碜了些许,或许有些人问有没有二三十间房间,其实有的,那不就很宽敞哇?可你得想想那时一家子可是五六个娃也是很常见的。或许,在当时的他们看来还适宜。夏天,露天地铺,天当被地当席,清风凉爽,怡然自得;冬天,多人挤一床上,对穷苦农家人,这样的取暖才是最利益的,也是其他人享受不到的温馨。

  站在周边荒冷却不破败的老房屋前,微风拂过,幽静的气氛蔓延整片老屋。月光清冷的洒在念旧的青砖墙壁上,泛起一丝朦胧意境,透出怀念的味道。高低的灌木叶随风颤动,留下斑驳掠影;杨柳稀疏的倩影在门前宽敞地卖弄着舞姿;厚薄不均的云从天空飘过,整片老屋明暗交错,如平静湖面荡起微波涟漪。又如抑扬顿挫的旋律从远方飘来,又如青春少女最初的凡心。原来冷清的老屋也有这么别人不知的热闹,这种无声的热闹是在怀念什么?

  这么温馨的画面令人陶醉,也许只有梦里面才能有吧!雨滴从天际而来,凉意泛起。梦醒了,一切都是昨天。

  湿漉漉的背部,透着深深地凉意,江南的五月不像以前般温柔,上半夜如入火炉,下半夜如进冰窖,一夜之间感受冬夏两季。今天的老屋在那,远看像身着华服慵懒躺在那的土地主,周边铁树银花,不需要轻柔的月光来凸显它的存在,炫丽的霓虹灯为它妖娆。沙石小道经受过钢筋混凝土的洗礼,四轮车飘过时卷起游人留下的亮丽丽的零食袋,傍晚时在灯光尤为刺眼,或许袋子上的图案也挺漂亮。

  傍晚的乡间,在现代化的装点下,在各色华丽丽的人为艺术中,五月天再不会寂寞了,可寂寞的是人心呀……

  作者:梅子黄时雨佐陪

赞助推荐